您当前的位置 :傩文化 > 图书介绍 正文
《贵池傩文化艺术》
http://www.jxnews.com.cn   2005-05-27 17:31
【字体:   
图书名称: 贵池傩文化艺术 出版社: 安徽美术出版社 作者: 吕光群

  前言:

  序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傩戏学研究会顾问、研究员薛若邻今年7月,吕光群同志来北京参加摄影艺术研讨会,带来了他著作的画册书稿给我看,并嘱我写序。我看到这些艺术精美的、学术价值很高的图片,感到非常振奋。我们的傩文化的研究,发展到80年代中期特别是90年代以来,众多画册的出版,又从形象资料上增加了新的研究的窗口。可以说画册的每一幅图片,都是一篇短小精悍的文章,它们犹如一块块路石,铺展着傩文化研究的里程。

  傩是傩文化的萌生点,傩源自远古先民原始宗教意识和图腾崇拜意识,“万物有灵”是这种意识的支架。早期的巫是傩活动的组织者。巫自称是太阳神的神使,原始先民都崇拜太阳,三皇、五帝无一不与日、光、赤有关。象征太阳的神鸟是“乌”,所以“巫”音读作“乌”。在甲骨文里,巫写作”,一方面,它是由两个“工”字组成,说明巫是古代的工匠,是劳动者、工程专家,他们率领原始氏族部落从事捕鱼、狩猎、采集和建造等生产活动。另一方面,巫既然自称太阳神的神使,需围绕太阳旋转,所以“”字有旋转之象。巫所穿的裙子,早期是红色的,全用一条一条的飘带组成,旋转时纷纷飘起,形成一个圆圈,这就是“巫”字的象形之意。因此,巫总是与舞联系在一起的。《说文》释

  “巫”:“以舞降神者也。”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说:“巫之事神,必用歌舞。”所以傩祭与舞的关系是很密切的。

  较早的傩舞,从文字记载上看,出现于周代,《周礼·夏官·方相氏》对之有比较详细的记述:“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率百隶而时难(司傩)。”方相氏是驱傩的主角,这是傩舞的较完整的记载。这种“时难”(司傩),到了汉代被定为常设礼仪,其驱鬼活动十分隆重,有120人的“侲子”,即少龄黄门子弟组成的舞队在方相氏率领下,抬十二神兽在驱傩歌声中跳跃起舞,这就是“方相舞”、“十二兽舞”,不仅有独舞,还有群舞;不仅有领唱,还有帮唱。至隋,“侲子”舞队增加到240人。举行“仪时,皇帝及王公大臣陪同观览。唐代,“祭的舞队增加到500人,开元时,驱“的乐器多样化,还出现专门的曲谱。唐段安节《乐府杂录》分乐部为九部,其中就有“驱“部”。宋代的“舞人数竟达1000多人,更为热闹。据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所载,其中角色繁多,有门神、钟馗、判官、将军、土地、灶神、小妹等,向世俗化方向迈进。其后的辽、金、元、明、清,“坛在世俗化方面不断演进,终于在明、清时代发展为较为成熟的戏剧。

  贵池的“祭及其表演,最早见于记载的是唐时对南北朝的梁昭明太子神象的祭祀活动,贵池《杏花村志》载:“池故事,八月十五日为梁昭明千秋……是日,诸家扮会迎神者,所扮为关壮缪、为城隍、为七圣二郎、为玄坛。其扮也,则各骑乘,奉面具。”晚唐贵池文人罗隐曾写诗云:“秋浦昭明庙,乾坤一白眉。神通高学识,天下神鬼师。”而贵池“戏见诸记载最早者是明《嘉靖池州府志》:“凡乡落自(正月)十三至十六夜,同社者轮迎社神于家,或踹竹马、或肖狮像、或滚球灯、妆神像,扮杂戏,震以锣鼓,和以喧号。群饮毕,返社神于庙。”

  贵池“戏至今只流传在佛教圣地九华山北麓贵池市境内方圆百十里山区的姜、杜、章、姚、刘等十几个大姓氏族中。每年只在农历正月初七至十五演出。“文化大革命”时期相继辍演。1987年2月,由王兆乾同志倡议,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安徽省艺术研究所、原安庆地区行署文化局和贵池县人民政府主办,在安徽省贵池县召开了全国“戏学术研究会议,是国内首次“戏研讨和交流活动。

  1988年,安庆地区行政区划调整,池州地区行署在贵池市设立,吕光群同志只身渡江出任池州地区行署文化局、广播电视局首任局长、地区文联主席。在百事待兴、人少经费奇缺、办公场所极困难的条件下,他怀着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热爱、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以极大的热情,数十次深入实地,爬山涉水,走家串户,访问尚在的“戏老艺人,其中的艰苦,是可想而知的。

  作为对一方乡土文化的熟悉和热爱,作为对五谷丰登的渴求和平安的企盼,作为一种寄托和自娱,九华山北麓的村民们在每年正月又恢复了“戏的演出。在光群同志的组织、策划和带领下,1990年,贵池市农民“戏演出队应邀赴山西省临汾市为出席中国“戏学国际学术讨论会的国内外专家、学者进行演出,深受好评。

  1992年,支持出版了全国首届“戏研讨会论文集一书。1993年组织策划、改编创作了贵池“舞《打赤鸟》,参加地区、省的艺术调演,并被选拔进京参加全国第二届企业文化节演出于北京音乐堂,电视、报纸等新闻媒体作了广泛的宣传。贵池“戏吸引了为数不少的国内外专家、学者及文化界人士前往考察、研究,这对于开发池州旅游经济资源、扩大池州的知名度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光群同志不仅是一位地区文化、广播部门的行政领导,也是位专家,他对本地的历史、文化和艺术有较高的认识和把握,他重视研究各种文化现象,掌握多种门类艺术。他从历史的、民俗的、音乐的、美术的、戏剧的多方面的比较完整的考察、记录、整理了贵池“戏史料。1989年至今的七个春秋的野外考查,不管是雨雪风霜,还是炎热酷暑,有时甚至吃不上饭,甚至工作到深夜才踏上归程,终于完成了对贵池“戏的完整文字、录像、录音、摄影图片记录。这本图文并茂的贵池“戏画册就是从他拍摄的数千幅照片中精选出来的,是一本珍贵的、难得的形象资料。

  这本“画册记录了个地区、一个时代人们演出的“戏、“舞、民俗的全过程,比较真实、全面、系统、丰富,也很有特色。这 本画册对于一般读者来说,看了就知道中国的“中国的古老文化;对于研究者来说,是一部很有价值的资料图文,特别是画册中的民俗部分,内涵很深,为研究文化人类学、民俗学、原始文化艺术提供了很多佐证。

  据我不完全的见闻,出版地区性“画册的有贵州(不止一本)、广西、四川、西藏等省、区,现在又增加了安徽,是很值得令人欣慰的,希望这类画册多出一些,用形象资料研究“文化,这是应当加强的。

  1995年9月于北京

  --------------------------------------------------------------------------------作者简介:

  吕光群,1939年生,山东省安邱市人,副研究员。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及安徽分会理事,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及安徽分会理事。

  现任池州地区文化局、广播电视局局长、池州地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

  1957年起,在安徽省安庆市从事黄梅戏专业艺术工作和文化行政领导工作,曾多次率团参加全国、省级文艺调演,参与拍摄多部黄梅戏电影和电视片,1986年率黄梅戏剧团赴香港演出,获得圆满成功。

  1988年调安徽省池州地区工作至今。行政工作之余,坚持从事音乐、戏剧、摄影及傩文化的创作和研究,其作品和论文多次在有关报刊和国际、国内有关学术研讨会上发表或交流,编著有《中国佛教圣地九华山》摄影画册,被收入《安徽文艺家名录》、《中国文艺家传集》等辞书。

  --------------------------------------------------------------------------------目录:

  目录

  序

  安徽贵池傩的形象展示

  贵池傩,古文化的层叠积淀

  第一篇·沿革

  第二篇·艺术

  第三篇·面具

  第四篇·仪式民俗

  第五篇·场地砌末

  安徽贵池滩戏调查报告

  安徽贵池傩面具的特征及其象征意义

  后记

  --------------------------------------------------------------------------------后记:

  后记

  我长期从事艺术和文化行政工作,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民间的传统文化艺术,这对我来说,是极其有兴趣、有意义的事。

  1988年秋,我从安庆市奉调新恢复建制的池州地区工作。素有“戏剧活化石”之称的贵池傩戏就流传在该地区九华山北麓贵池市方圆百余公里山区的一些大姓村落中。七载寒暑春秋,七个春节,我在著名戏曲学专家、安庆市黄梅戏剧院一级编剧王兆乾先生的建议和影响下,放弃休假日,和他一起,跋山涉水,调查访问,进行了大量的野外考察,以普通观众的身份从始至终地观看了各村组、各宗族的傩戏演出活动,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当初,我拍摄这些照片,只想给这个活的“文物”留下形象记录。后来,一些报刊画册,零星向我征用傩戏照片,但都不是系统、完整的介绍。这使我萌发了系统编辑一册贵池傩文化画册的想法。

  为了给有关专家、学者提供一部有研究价值的完整资料,让读者一看画册就知道中国贵池的傩文化是怎么回事,也为了区别于国内其他地方出版的一些傩面具画册,在编辑选题上,除面具外,我还着意收入了贵池傩戏的历史沿革、艺术、民俗、场地和道具等方面的照片,

  加上文字说明,以求对贵池傩戏的内涵有较全面的介绍。

  在画册出版问世的过程中,中共安徽省委副书记方兆祥及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新闻出版局、安徽省文化厅、中共安徽省池州地委、行署、贵池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沈培新、陶有法、陈发仁、季昆森、季昌清、仉贻壬给予了大力支持,文化部常务副部长高占祥给画册题了词,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薛若邻写了序,著名傩戏学专家、

  学者曲六乙、王兆乾、周华斌、姜尚礼给了宝贵的指导,在编辑过程中,王兆乾、齐太平、纪明庭、杨志箐、汪植桂等同志给予了诸多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由于条件、水平有限,画册有不足和错误之处,恳盼专家与读者不吝指正。

  吕光群

  1995年9月20日

   
来源:( )  编辑: 张雁
发表评论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