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傩文化 > 图书介绍 正文
《傩文化刍论》
http://www.jxnews.com.cn   2005-05-27 17:31
【字体:   
图书名称: 傩文化刍论 出版社: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作者: 柯琳
前言: 序 中国傩文化研究顾问 赵 沨 “傩”是一种古老的文化现象。在中国,孔子的书中便有 正式的记录。“乡人傩”,即普通人民的“傩”,是一种春天驱 鬼的仪式,舞蹈者带面具,有打击乐的伴奏。 根据历史,夏代(前2033?——前1562?),是原始公社 逐渐解体到奴隶制时代的开始,即传说中的三代(夏、商、 周)中夏代第一个皇帝禹,开始世袭帝位,由部落酋长世袭 过渡到部落大联盟大酋长世袭,说明已有了经济上的私有制, 产生了阶级社会——贵与贱、富与贫继续分化。可以想象,原 始社会公有制是逐渐进行的,奴隶制国家也在形成。夏代可 能是中国第一个朝代。夏代从禹至桀十七帝,世系分明,形 成了制度日趋巩固的高于众小邦之上的原始政治机构。《史 记》一书中殷王世系,经卜辞(甲骨文)证明是正确的。故 夏本纪的记载,可能是有一定根据的,只是还没有足够的地 下遗物来证实。但仰韶文化之前,有一个龙山文化和小屯文 化,则是已被证实了的。另一方面,城子崖遗址已有卜骨发 现,虽不能证明它是夏代遗存,但这些卜骨已有钻痕,和殷 代的卜骨类似,可想已有“巫”的存在。 商(殷)代(前1562?——1066?),自契至汤十四代,传 说契母吞燕卵生契,可能是鸟图腾的一种说法。商代皇帝以 天象、日干为名号,可见历法已经很发达。奴隶制国家已经 形成,巫文化已大大发展。 而“傩”的形态,已有巫术雏形,故而,傩文化可能产 生在夏代中期,到商(殷)代已有定形。考古发现的虎纹石 磐,制作精美,证明三千年前音乐已高度发展。在西周(前 1066?——前710?)封建国家已经形成,已有天下大一统的 雏形。武王开始封太公于齐,封周公于鲁,并有公、候、伯、 子、男五种爵位。皇帝开始称上天的元子(长子)——天子。 文献记载已有“天子傩”的说法,可见孔子时,国有“天子 傩”——国傩,百姓有“乡傩”——乡人傩,“傩”已有一定 的体制。统治阶级的“敬天保民”思想在“傩”中更有明显 的表现。 东周(前770——前403)和春秋战国时代(前722—— 前481),孔子(前592——前479)是战国时代的“士”,他 记载了“傩”,可知“傩”和“乡饮酒”、“乡射”、“乡人傩” 一样,已成为定俗——一种“民俗文化”。虽然他是不信鬼神 的,(“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 而远之”……),但他对西周的影响是众所周知的。而西周之 时,却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和年事是国家的大事。 到了孔子所处的东周时代,“傩”已成民俗事象之一,却是事 实。向上推论,近人对殷代甲骨文的研究中,已有人认为文 字中已有“傩”字,香港大学的饶宗颐教授更详为论证,并 说“傩”在甲骨文中即是“一个戴面具的人和一个鸟字的结 合。如大胆假说:“傩”与商代的鸟图腾有关,可能不是没有 任何根据的。 “傩”文化在中国传播很广,南方的湖南、湖北、广西……, 西南的贵州、云南、四川……,北方的内蒙、一直到藏传佛 教的西藏……、北京的雍和宫等,至今都仍有传承。 所以,对这一文化事象的研究,是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的。中央民族大学的民族音乐学硕士柯琳女士,把她的毕业 论文补充成文,出版这本册子,属我为序,故略加说明,权 以为之。 一九九四·七 于北京酷署之时 --------------------------------------------------------------------------------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柯琳,贵州人。 1985年毕业于四 川音乐学院,获学 士学位。1992年毕 业于中央民族大学 研究生部,系民族 音乐学仪式音乐专 业,获法学硕士学 位。现为中央民族 大学文学艺术研究 所助研员。已发表 《傩戏音乐的“活化 石”意义》、《傩文化 探讨》等二十余篇 论文,著有《贵州少 数民族乐器100 种》 -------------------------------------------------------------------------------- 请读片断: 我国殷周以来,统治阶级一直把“乐”和“礼”作为维 持其统治的重要支柱,制定礼乐是治理国家,进行政治建设 的大事,礼乐既得到规定,可使政教得其平(平和)。反之, 政教得其平,也就愈使礼乐得其正(适当)。如:1985年在山 西长治市潞城县南舍村发现的古抄本《周乐星图》以及1989 年又在山西长治市子县东大关村发现清嘉庆二十三年古抄本 《唐乐星图》足以说明,古代非常重视礼乐。“乐星图”即指 有关礼乐的法规。且将人间之“乐”与天上之“星”予以联 系,将其作为国家兴衰的象征。统治阶级认为,“礼”能区别 上下贵贱的等级,“乐”则协调等级之间的不协调,达到上下 和谐。“礼”是秩序,“乐”是和谐;“礼”是差别,“乐”是 和同。“乐”需要“礼”予以节制,“礼”也需要“乐”予以 调和,二者相辅相承,互为表里,其效可统率人心,使人和 善,最后起到“为帮”、“为政”、“治道”的作用。即“乐至 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2]礼乐 相连并举,说明了生活中不能一刻无礼乐,“礼乐不可斯须去 身”。[3]对此,荀子作了精辟的概括:“且乐也者,私之不可变 也者;礼也者,理之不可移者也。乐合同,礼别异。礼乐之 统,管乎人心矣,穷本知变,乐之情也;著诚去伪,礼之经 也”。表明“乐”的功用是“和”、“合同”,音乐的功用在于 充分表现人的情感无穷变化,从而达到使群体的和谐一致。 “礼”的原则是维护等级制。因此,最完备的“德”乃是礼乐 的统一。对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级来说,“德”的含义则不 相同,它的标准是受社会结构形式和经济基础的变化而变化 的,各个阶级都以本阶级的根本利益来培育人们的道德品质。 以礼乐之道作为德的内容,社会的准绳,来教化人们。“知乐, 则幾于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4]“乐者,德之华也”。[5] “乐行而民乡方,可以观德矣”![6]《孟子·公孙丑上》也谈到 “闻其乐而知其德”。由于乐能发扬德性,所以由乐可以观德, 在古代礼者,必乐也。 综上所述,乐是内在人格完美的要求,礼是外化社会行 为的规范,因而,“乐”不仅仅是音乐艺术的表现形式,更主 要的是指特定历史时期中的仪礼之俗,礼乐之风。在古代礼 乐是相连并举的。孔子说:“兴于诗,约于礼,成于乐”。艺 术的开始就受着社会行为规范的约束,人格的完善表现为乐。 傩的起源同样遵循类似的途径,首先是艺术地把握现实,然 后进一步形成社会的意识,最后达到天人和协的目的(最终 演变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在古代的礼乐制度中,傩乐 是傩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是古代社会中的一 种礼俗。基此,可以说傩是儒家思想形成以前长期社会文化 实践的遗存。 -------------------------------------------------------------------------------- 目录: 目 录 序 傩文化图选 一 傩文化的审视 1-1“乐”的含义及其内容 1-2释傩 1-3傩乐时期 a.原始傩仪 b.傩礼 1-4傩戏时期 a.前期傩戏 b.现状傩戏 二 原始宗教是傩乐的母体 2-1傩乐的产生是原始崇拜中祭祀 与驱疫的需要 2-2巫风中傩乐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和传播 2-3傩乐的构架在古代礼乐制度中形成 三 音乐是傩乐的必要表现形式 3-1仪式歌舞是傩乐的主要特征 3-2多种艺术形式的融汇促使傩乐 蓬勃发展 a.宫廷音乐与宫廷傩乐 b.百戏歌舞与民间摊乐 3-3傩戏音乐的结构及其特征 四 傩戏是傩乐的发展 4-1宗教文化与市民文化的结合   促成傩乐的嬗变 4-2祭礼内容与百戏歌舞的戏剧性联缀 4-3傩戏 五 民俗是傩活动生存的土壤 5-1社会化的傩事活动逐渐形成相对 稳定的傩坛组织 5-2傩事活动的社会功能 5-3傩事活动的模式性和变异性 附录 注释 主要参考书目 傩戏谱例选 后记 -------------------------------------------------------------------------------- 后记: 后 记 一九八五年秋,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参与了贵州傩文化 的发掘与研究工作,四年的时间里,在贵州省各地区近五十 多个县进行傩文化的调查和研究。一九八九年考入中央民族 学院研究生部,攻读民族音乐学硕士,继续研究傩文化。几 年来,陆续在国内外刊物发表过傩文化论文和调查报告十几 篇。这本集子,除增补了硕士毕业论文的内容外,还从已发 表过的文章里作了挑选。既是傩文化刍论,当然浅豁,婴儿 坠地,啼声总是难以动听。希望前辈和同仁们多多给予指正。 本书之所以能早日出版,首先要感谢中央民族大学校领 导的关怀,积极扶植青年理论工作者。同时感谢我的硕士论 文指导教师赵沨教授、毛继增副教授和戏剧理论家曲六乙先 生的直接指导和关心。以及许多教师的培养和帮助。还要感 谢地方民委及民间艺人们的支持和理解。 最后,特别感谢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出版社,在学术著作 出版极其困难的情况下,高效率的出版了这本书。 作 者 1994年7月于北京
   
来源:( )  编辑: 张雁
发表评论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