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傩文化 > 傩舞·傩戏 正文
石 邮 跳 傩
http://www.jxnews.com.cn   2005-05-27 11:46
【字体:   

  1995年大年初一凌晨,在重重大山阻隔的江西省南丰县石邮村“傩神庙”门前,三声火铳惊天动地,随后,八位身着古装的傩神从雨中鱼贯进到庙中,对着悬挂在墙上的面具和端坐在台上的小太子--一个被供奉在傩神庙中代表上天的小木偶,行起叩拜大礼。

  此时,庙里挤满了前来上香敬神的男女老少。村子里一部分头人也庄重伫立在神台两侧。八位傩神中的大伯高声朗诵着敬词,并在阵阵鞭炮声里,取下尘封一年的面具。一阵鞭炮声过后,人群中骚动起来,八位傩神大步跨出庙门,紧接着震天的牛皮鼓响了起来,傩神们沿着村边的小道消失在雾气茫茫的雨中。石邮村位于江西省南丰县三溪乡,这是一个典型的汉族村落,据说,村子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村子中的主体建筑建于清末民初古,虽然已经有些破败,但仍然显得尊贵。值得一提的是,村旁的墓地中,仍然存有大量乾隆、道光年间的石碑。石邮村现有人口1100多。吴姓是村里的大户,世代传承的头人有24位,1980年代中期经协商,又增加了12名。

  村里人跳傩是为了避疫驱瘟,村民们相信跳傩后全年无病、五谷丰登、一家平安,有傩神保佑;如不跳,下一年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跳傩时由村民们扮演的傩神要戴上各具象征意义的面具,面具是木雕的,既有宗教人物,如开山、钟馗等,也有世俗人物,如傩公、傩婆等。当地人把面具当作圣物看待,凡人是不能随便触摸的。石邮村八位傩神在当地称为“伯”。伯的来历也颇有讲究,他们都是从吴姓以外的其他小姓中挑选出来的,并且有着严格的辈份,从大伯一直延续到八伯,一位过世了,另外一位补上来,最小的八伯由头人们推举,再从杂姓中挑选出来,这样一来,就可以永远保持八个人。八位伯也有着严格的分工,五伯、六伯负责挑担子,只有大伯、二伯才有资格去拿面具。

  跳傩是有严格的时间限定的,一般是农历正月初一到十六,初一叫“起傩”,十六叫“搜傩”。“起傩”之后,傩班开始四处巡回,十六日回村“搜傩”。“搜傩”仪式极其热烈隆重,四邻八乡的乡亲们在这一天夜晚往往都要赶到石邮村自己的亲戚家中来,村里往往也要摆上几桌到几十桌,集中招待一些来此地观傩的“上面人”。

  “搜傩”当晚,整个村庄沉浸在一派狂欢、神秘,而又不失庄重的气氛之中。人们拥挤在傩神庙里,此刻,神案上早已摆上硕大无比的蜡烛,庙内薰香弥漫,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喝了白酒、谷烧酒的人们此刻大都兴奋难耐。庙门外,几十只火铳随鞭炮一起并列。仪式开始前,一位德高望重的头人口中念念有词,引领傩班众弟子跪在神案前,面对神龛上的面具三叩九拜,执问卦,祈祷傩神降下吉意。突然,鞭炮、火铳、鼓声四起,傩班似乎在顷刻之间领到了傩神的旨意,迅疾冲出傩神庙,开始挨家挨户“索室殴疫”。所到之处,每户都在厅堂内供好了“三牲傩饭”,虔诚恭迎。傩班3者在户主门前击鼓喊辞,紧接着钟馗率两小鬼,手舞铁链冲入厅堂,在屋内呼嚎跳跃,口中“傩、傩、傩”之声不绝于耳。最后以钟馗把“鬼”捉住而告终。这既不是遥远的异帮精心策划的演出,也不是少数民族神秘的宗教仪式。这是汉族,这是一群由汉族村民举行的仪式--驱鬼迎神、祈愿丰年。除在村里的公地,如其它几座庙宇、祠堂举行外,村民们更把这一切举行到每家每户中去。傩公、傩婆、财神、开山、判官、小鬼、钟馗轮番上场,厮杀、迎财、驱鬼、对饮、爱抚、交媾、生育。这里的傩,也可以称作傩祭,是在年终岁尾举行的驱恶鬼逐疫病的祭祀活动。村民们在驱赶恶鬼时都要一起发出“傩、傩、傩”的叫喊声。

  古代的宫廷傩也被称为“国傩”,此外还有鼓舞士气的军傩。古时傩祭每年举行三次,并且规模很大,肃穆庄重,季春、仲春为统治者举办的,冬季这一次则多由平民百姓自发举办。史料记载,在3000年前的周代,国王诸侯代表国家举行“国傩”,全国上下吼声联联。石邮村的傩,据当地村志记载,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与周围方圆几十公里的其他几个村庄的傩一样,都可以被叫做“乡人傩”,它是由村民们自己演绎的。作为起源,这里的“傩”,古拙,刚劲,仪式的成份大于娱人的成份。古代在宫廷里主持傩祭的官吏叫方相氏,在石邮村主持傩祭的人却是这里享有至高无上的世俗宗教权利的吴姓头人们。古时祭祀,方相氏蒙上熊头,披上熊皮,戴上有“黄金四目”的面具,穿着黑色上衣,系着红裙子,手执戈和盾,率领众多的奴隶在宫廷内驱鬼。石邮村的头人们除了引领傩神小太子到达固定的地点外,多数时候,他们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这八位傩神的表演,偶尔,他们也会站出来指出表演中的失误,甚至有严厉的训斥。

  在汉民族现存的、具有宗教色彩的仪式中,作为一种民间力量,傩承载了汉族之所以成为汉族其最为原始的力量:刚劲、无忌、血腥、坦然、秩序,还有尊严,多年来,傩仪式一直在维持着石邮村子的秩序。傩在很大程度上规定了村民们的时间及生活节奏;行傩过程中,总伴有劝戒人们要尊老爱幼、不偷不盗等,否则就会遭到报应,这在一定程度上又规定了村民的道德秩序。与汉民族其他温文尔雅,甚至萎萎琐琐的内谴自责的仪式比较,傩,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来自本民族底层的力量。

  (晋永权)

   
来源:( )  编辑: 张雁
发表评论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6